早晨,轻纱笼罩的湖水温柔,碧蓝,白雾在湖上方飘动。添加了一点神秘。好象一个美丽的大姑娘蒙着面纱,不让别人看清自己。过了一会儿,太阳缓缓从天边升上来,放出了金黄的光芒,白雾消失,徐徐微光落在湖面上,湖水犹如一面单位镜子,把光反射到湖边杨柳的身上,湖水似乎为杨柳穿上一层金黄色的外衣。

春天,整个大山生机盎然。树木抽出新的枝条,长出嫩绿的叶子。山上到处开满了樱桃花梨花,以及各种颜色的杜鹃花,这儿一丛,那儿一簇,白的像雪,粉的像霞,红的似火。引来了蝴蝶翩翩起舞,引来蜜蜂嘤嘤嗡嗡。

美丽的雪山,一个让人流边忘返的地点。西岭雪山有连绵起伏的山峰,重重叠叠连接在一起,好像一条巨龙,非常壮观飞流的瀑布,又好像挂在岩石上的门帘,阴阳界变化万千的气象,一边睛空成里,一边去云雾环绕。

当微风吹拂的时候,雾霭轻轻泛起,乳白的纱把重山间疏疏密密地隔起来,只剩下青色的峰尖,真像一幅笔墨清爽、疏密有致的山水画。在微风的吹动下,雾又散了,那裸露的岩壁,峭石,被霞光染得赤红,渐渐地又变成古铜色,与绿的树、绿的田互为映衬,显得分外壮美。

山,有着宽阔的胸怀。她能拥抱轻柔—将美丽和色彩播撒山间;它也能将高大和伟岸种植,让威武的翠柏,挺拔的毛竹和千年的银杏,与她一起,把高大、伟岸和挺拔雄奇演绎得完美无缺。

苍青色的起伏群山,一座叠着-座,像大海的波涛,无穷无尽地延伸到遥远的天尽头,消失在那云雾迷漫的深处。

该文章转载自:1414成电人影中文版